诚轩16春书画:民国要人书札赏珍_书画圈网—官方网站
您好,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!
诚轩16春书画:民国要人书札赏珍
  • 来源: 新浪收藏
  • 时间:2016-05-09

   拍品编号Lot 105黄兴《致何成濬信札三通册》、Lot 106谭延闿《致何成濬信札十通册》为何成濬将军女儿何庆华女士旧藏,其中黄兴信札三通,涉及黄兴去世前的政局动荡及其革命思想活动;谭延闿信札十通则围绕北伐战争、蒋桂战争等史实,均为重要的历史文献资料。

  何成濬(1882-1961),字雪竹、雪舟,湖北随州人,陆军二级上将。早年就读于两湖大学,后东渡日本,加入同盟会,追随黄兴、孙中山从事革命活动,也是蒋介石早期最主要的智囊之一。他长于谋略,被誉为“天才的说客”。曾任湖北省政府主席、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、中央执行委员等要职,1949年去香港,1951年转赴台湾。

何成濬将军像何成濬将军像
  Lot 105
黄兴(1874-1916) 致何成濬信札三通册
册页(三通十一帧) 水墨纸本
26×16.5 cm.(8) 约0.39平尺(每幅)
28.2×18.6 cm.(3) 约0.47平尺(每幅)
出 版
《黄克强先生书翰墨迹》第131至139页,(台北)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,1956年10月
《何成濬将军战时日记》第15至20页,(台北)传纪文学出版社,1986年8月
(8月26日一通)《民国第一谋士•何成濬》第55页、57页,湖北人民出版社,2014年4月
著 录
《黄克强先生年谱》第416至418页,(台北)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,1973年10月
《黄兴年谱》第287至289页,湖南人民出版社,1980年10月
《黄兴集》第454至458页,中华书局,1981年5月
《黄兴年谱长编》第493至495页,497至498页,中华书局,1991年8月
《黄兴集•二》第879至880页,第884至885页,第893至894页,湖南人民出版社,2008年1月
(8月26日一通)《民国第一谋士•何成濬》第56至57页,湖北人民出版社,2014年4月  Lot 105 黄兴(1874-1916) 致何成濬信札三通册 册页(三通十一帧) 水墨纸本 26×16.5 cm.(8) 约0.39平尺(每幅) 28.2×18.6 cm.(3) 约0.47平尺(每幅) 出 版 《黄克强先生书翰墨迹》第131至139页,(台北)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,1956年10月 《何成濬将军战时日记》第15至20页,(台北)传纪文学出版社,1986年8月 (8月26日一通)《民国第一谋士•何成濬》第55页、57页,湖北人民出版社,2014年4月 著 录 《黄克强先生年谱》第416至418页,(台北)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,1973年10月 《黄兴年谱》第287至289页,湖南人民出版社,1980年10月 《黄兴集》第454至458页,中华书局,1981年5月 《黄兴年谱长编》第493至495页,497至498页,中华书局,1991年8月 《黄兴集•二》第879至880页,第884至885页,第893至894页,湖南人民出版社,2008年1月 (8月26日一通)《民国第一谋士•何成濬》第56至57页,湖北人民出版社,2014年4月
黄兴《致何成濬信札三通册》部分出版及著录黄兴《致何成濬信札三通册》部分出版及著录

  拍品为册页七开,含黄兴致何成濬信札三通,计十一页,为何成濬女儿何庆华女士旧藏。信札分别书于1916年8月26日、9月4日、9月19日,为黄兴最后的部分书迹,曾被多种权威文献引用收录,是研究黄兴革命思想活动的重要资料。

  袁世凯去世后,北洋军阀陷入分裂,政局动荡。黎元洪虽继任大总统,但北京政府的实权被亲日的国务总理段祺瑞把持。黄兴于1916年7月自日本返沪,黎元洪两次专函邀其出任总统府高级顾问,他坚辞不受,并委托何成濬北上查看情形,此三通信札便是与驻京的何成濬剖析政局,谈论近况,内容互有勾连和延续性,主要涉及如下方面:

  首先,辞谢黎元洪总统府高等顾问之职,并拒绝各方游说其北上的邀约。盖因当政者与黄兴对彼此皆心存疑虑,北上“不但无益,且多滞碍”。另外,黄兴此时认为国力发展立根于实业与教育,故已志不在政坛,“对于实业经营上亦有不利”,可以看出其思想变化。

  其次,对巩固共和的建议。黄兴对新国会之议员寄予厚望,希冀其“随机应变,施大改革”。并主张团结进步力量,组织大政党,以使民主政治走上正轨,并推荐张继、胡汉民襄助其事。又力劝唐绍仪就任外交总长。

  再次,黄兴作为开国元勋,心系政局稳定,对于内务总长孙洪伊与段祺瑞等人的对抗,黄兴建议应“持之以渐”,否则将重蹈覆辙,惜孙氏枉顾劝告,黄兴在末通信中称,“日下北京空气霾塞不通……以兴冷眼观之,或少清平。”之后府院之争愈演愈烈,竟一语成谶。

  此外,信中亦涉及反对湖南水口山铅矿抵押给日本公司、复辟势力活动等事。第一通结尾处委托何成濬代为“觅一全份袁世凯政府公报(并现政府)”,以调查一事,且“全份”以着重号圈出。两个月后,黄兴溘然长逝,今或已无从考究其欲查为何。

  Lot 106
谭延闿(1880-1930) 致何成濬信札十通册
册页(十通、三十一帧) 水墨纸本
29.5×20 cm. 约0.53平尺(最大)
24.5×15.2 cm. 约0.34平尺(最小)
出 版
《何成濬将军战时日记》第21至31页,(台北)传纪文学出版社,1986年8月
(部分)《民国第一谋士•何成濬》第107、116、123、124、127、176、180页,湖北人民出版社,2014年4月
著 录
(部分)《民国第一谋士•何成濬》第106、107、116、123、124、125、127、175、176、180页,湖北人民出版社,2014年4月  Lot 106 谭延闿(1880-1930) 致何成濬信札十通册 册页(十通、三十一帧) 水墨纸本 29.5×20 cm. 约0.53平尺(最大) 24.5×15.2 cm. 约0.34平尺(最小) 出 版 《何成濬将军战时日记》第21至31页,(台北)传纪文学出版社,1986年8月 (部分)《民国第一谋士•何成濬》第107、116、123、124、127、176、180页,湖北人民出版社,2014年4月 著 录 (部分)《民国第一谋士•何成濬》第106、107、116、123、124、125、127、175、176、180页,湖北人民出版社,2014年4月

  是册十六开,含谭延闿致何成濬信札十通三十一页,据信中所涉之北伐及国民党三届一中全会等史实,知前七通写于1926年,后三通则为1929年。

  孙中山去世后,失去政治靠山的何成濬,在国民政府内地位尴尬,于是解甲归沪。鉴于其辅佐孙中山、黄兴的革命元老身份和在军政界的人脉,蒋介石、汪精卫先后致函邀其返粤协助革命,但均被婉拒,只得由其韶关北伐时的老搭档谭延闿再次游说。谭氏在1月25日的信中力陈何成濬不可离粤的三点原因:统一大业、同仁殷望、投奔川豫开创局面不易,动之以情、晓之以理。3月3日、4月27日又两次去信催请,何成濬终应允履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总参议之职。

  同年8、9月间的四通信则写于北伐战争初期。何成濬此时因长于谋划交游,被蒋介石委任为上海联络处总代表,并选派方声涛、詹大悲、张群等十余人协力,以联络革命者及游说、分化各派军阀,作为“第二战场”配合北伐。彼时吴佩孚盘踞两湖、孙传芳控制东南五省,因力量对比悬殊,广东革命军制定“打倒吴佩孚,联络孙传芳”的策略,何成濬亦努力动摇孙传芳援助吴佩孚的决心,但孙深知唇亡齿寒之理,8月26日信中称“孙(传芳)已咄咄逼人,周(荫人)尤有旦夕接触之势”、8月28日“闽军已集中,旦夕来犯”,显示孙传芳正暗地调兵遣将。9月6日,国民革命军进攻江西,东南战争打响,故信中称“孙传芳已决裂”,并嘱何“于其下各方着手”。此外,“刘甫澄(四川省主席)代表韩君前曾接洽”、“林智渊(南洋闽夏海军指挥官)未来之”(8月26日通),显示何成濬与四川、福建方面正积极接触。此间两人通信频繁,8月26、28日接连致函,足见情势紧急。

  第八通未署日期,其中“武汉奠定”当指1929年蒋桂战争,桂系败走武汉;“第一次全体执行会”则指是年3至4月间在南京举行的三届一中全会,此信当书于之后。何成濬在蒋桂战争中“赞襄戎政”,功不可没,被任命为湖北省政府委员兼省主席,却因衔命奔走四方,迟迟无法赴任,故颇有微辞,谭泽闿在末通信中只能无奈劝解,便立马大谈养生之道。

  十通信札为何成濬家属旧藏,时间跨度近四年,期间风云突变,何成濬一跃成湖北王,而蒋介石则登顶权力宝座,谭延闿对其称呼从“介兄”变为“介公”。信中两次提及黄兴子女教育经费问题,何成濬对黄兴遗眷照拂有年,情意可感。谭延闿末岁书法致力于章草,惜天不假年,逝于1930年五十一岁时,是册书法浑厚朴茂,为其最后数年的墨迹,颇为可贵。

Lot 107
黄兴(1874-1916) 致张继信札
镜心(二帧) 水墨纸本
28.8×19 cm.(2) 约0.49平尺(每幅)Lot 107 黄兴(1874-1916) 致张继信札 镜心(二帧) 水墨纸本 28.8×19 cm.(2) 约0.49平尺(每幅)

  拍品为黄兴致张继信札一通二页,请张继推荐李震华至海军总长程璧光处工作。信中“此次滇黔首义”,指涉1916年1月蔡锷、唐继尧反对袁世凯称帝的护国军之役,故此函应写于同年9月12日。

  是年7月,国会议员陆续北上,参加袁世凯死后将复会的国会,张继“北上”即指此事。而黄兴因操劳过度,旧疾复发,写此信时正在病中,后于当年十月底病逝。

  Lot 108
章太炎(1869-1936) 致张继信札
镜心(十一帧) 水墨纸本
26.6×17.4 cm.(11) 约0.42平尺(每幅)Lot 108 章太炎(1869-1936)致张继信札 镜心(十一帧) 水墨纸本 26.6×17.4 cm.(11) 约0.42平尺(每幅)

  拍品为章太炎致张继信札一通十一页。信中提到“湘军援鄂”,当指1921年7月至8月湖南赵恒惕联合川军驱逐湖北王占元之事,“粤桂战争”则应为同年6月至8月的第二次粤桂战役;故此函应写于当年8月24日,内容与诚轩2014年秋拍编号248拍品章太炎《致张继信札》相承继,均为重要的近代史文献。

  民国初年政局错综复杂,军阀混战,其时湖北督军王占元日事聚敛,鄂人乃图驱逐王氏实行自治,故求助于率先实行自治并与湖北有唇齿关系的湘军,但吴佩孚随即出任两湖巡阅使,萧耀南任湖北督军,湖北仍归于直系势力范围,吴佩孚更试图瓦解湖南自治,遂调兵遣将,湘鄂之战变为湘直之战,章太炎此信即写于此一背景之下。

  湖南赵恒惕在赶走王占元后,曾建议取消南北政府,组织全国统一的“联省自治”政府,孙中山亦赞同。章太炎致书张继,信末明言“此函并达中山可也”,显见仍是为在广东的孙中山谋划大局,他建议孙中山当下“仍宜镇静”,即使徐世昌退位,亦不可“遽设政府”,否则仍将被外国势力控制,勉以“从来大器晚成,方能巩固”。

  章太炎和张继在清末革命时义结金兰,关系亲密。类似信札均出自张继夫人崔震华的旧藏,涉及民国初年重要的政治改革方案“联省自治”及诸多历史事件,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,且书法浑厚流利,极为珍贵。

  预展时间

  中国书画、现当代艺术、瓷器工艺品

  2016年5月10日至11日(上午9时至晚8时)

  2016年5月12日(上午9时至下午6时)

  古钱银锭机制币、纸币、邮品

  2016年5月14日至15日(上午9时至晚8时)

  拍卖时间

  中国书画(一)

  2016年5月13日(星期五)上午9时30分

  中国书画(二)

  2016年5月13日(星期五)下午2时

  现当代艺术

  2016年5月14日(星期六)下午2时

  瓷器工艺品

  2016年5月15日(星期日)上午10时30分

  古钱银锭机制币

  2016年5月16日(星期一)上午9时30分

  邮品

  2016年5月17日(星期二)上午9时30分

  纸币

  2016年5月17日(星期二)下午1时30分

推荐阅读>>

热门阅读>>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