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法艺术为何变成“作秀”_书画圈网—官方网站
您好,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!
书法艺术为何变成“作秀”
  • 来源:福建日报
  • 时间:2018-07-29

     日前,凤凰周刊刊登“书法大师们到底有多野?”的文化报道,披露时下书法界所谓的“书法大师”,以所谓先锋、探索之名,在书法艺术创作上,剑走偏锋,以丑为美,哗众取宠,热衷炒作,故作惊人玄妙,让人看到了书法界种种光怪陆离的现象。

    书圣王羲之在《书论》中说:“夫书者,玄妙之伎也,若非通人志士,学无及之。”另一位大家张怀谨曾对书法做出概论:“玄妙之意,出于物类之表。幽深之理,伏于杳冥之间。岂常情之所能言,世智之所能测。”

    中国书法史上的这两位书法大家,都是讲到了书法艺术是一种“玄妙之伎”,书法的一动一静之间深藏“幽深之理”“玄妙之意”,如果不是“通人志士”,仅仅具备“常情”“世智”,是难以理解书法艺术的,也无法企及其艺术审美的境界的,这的确是反映了书法艺术的独特之处和欣赏书法艺术的条件。但或许正是因为书法艺术的这种“玄妙”“幽深”“杳冥”,给这些所谓的“书法大师”留下了“剑走偏锋”“天马行空”“故作惊人玄妙”的空间,而一般书法爱好者或观众,也因此,或为这些“大师”的名号所唬,不敢有质疑和异议……

    这些“书法大师”,是怎样剑走偏锋、天马行空,故作惊人玄妙的?这篇报道中附带的一些这些“大师”进行书法创作的动态图片,能让我们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有一位“书法大师”,跪爬在一张有一间房间大小的纸上,进行书写,但未见其书艺如何,但跪爬的功夫了得,而报道中是这样揶揄这种“功夫”在书艺之外的,“不光是他家那不要钱的纸墨,奋不顾身的动作更是达到了人笔合一的超脱”。国内某书法男女组合在威尼斯曾办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艺术展。在展出上,他们不仅使用红墨这一书法中的大忌行书,更为开创性的是行书者把笔夹在下半身扭动运行,但这尴尬的场面并没有如意想中的那样引起围观群众的羞愧,在现场,甚至有风流的意大利观众惊叹这是比肩米开朗基罗的美,这是颇具讽意的。时下书法圈中流行所谓“射墨”,一位“书法大师”是如此表演的:只见他手持数枚灌满墨汁的注射器,以魔幻的舞步,边走边将墨汁射向由数名礼仪小姐拎着的长幅宣纸上……有人说,这种书法就是“注射器呲墨”“鬼画符”,这是江湖杂耍还是艺术?还有,把少林身法与武当铁拳融入到了书法里面;把摩尔斯电码与打点计时器融入到了创作里;有的笔触虽轻如鸿毛,但面部却如经受便秘之苦;有的杂耍特技也跨界融入到了社会书法笔锋之中;有的把人捆绑倒竖用头发胡乱描画;有的“砍刀书写”;有的独创“溺水书体”……可谓花样翻新、无奇不有、不一而足,让人感到这是一个丑化的、混乱的、分裂的、颠倒的书法世界!

    这就是时下书法界那些所谓“书法大师”们,让人大开眼界的种种创作。对于如今书法艺术中存在的这种种光怪陆离的乱象,书法爱好者和文化媒体更多是质疑和批评,这种书法“作秀”,是形式大于内容,是丢失了艺术的本体变成了行为艺术,是哗众取宠、匪夷所思,是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呈现的江湖杂耍而非书艺展示,是一种恶俗趣味。

    《光明日报》载文“书法教育的当务之急是‘守正’”说:一些人对于书法传统的“离经叛道”,导致书法艺术价值和审美标准莫衷一是,趋于解构,广大群众觉得书法变得越来越看不懂。把医用注射器喷墨,吹嘘为现代王羲之之作;甚至把具有裸露之嫌的涂抹行为,美化为标新立异。凡此种种,不是新潮,而是乱流,实乃对书法艺术的亵渎……

    众所周知,如今,书法艺术界面临这样的尴尬,名声并不怎么好,一提书法艺术,直言“看不懂”的人算是客气的,更有人认为它们乱来、招人厌。这说明书法艺术中,艺术精神价值正在沦丧,丧失了艺术趣味和审美趣味,更消泯了艺术理想与信仰的追求。

    当代书法艺术无论是表现与社会生活的联系,还是表达作者的内心经验,抑或宣泄自己的情感,都不能失却了艺术的灵魂,必须有一个真善美的标准。面对书法界如此的乱象,不该拯救吗?

推荐阅读>>

热门阅读>>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