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大千艺术历程中的重要环节及创作题材_书画圈网—官方网站
您好,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!
张大千艺术历程中的重要环节及创作题材
  • 来源:北京诚轩拍卖公众号
  • 时间:2018-06-15

原标题:诚轩18春·中国书画:顶级流量张大千

  张大千在近代画坛地位卓绝,艺坛友人亦对其赞誉有加“绝顶聪明人”(陈定山)、“五百年来第一人”、“天纵之才”(徐悲鸿)、“画中龙”(徐邦达)……

  下面来看看张大千艺术历程中的几个重要环节及创作题材,一步步锤炼笔墨,成为艺坛顶级流量。

张大千与藏传佛教寺院僧人等摄于敦煌莫高窟
张大千与藏传佛教寺院僧人等摄于敦煌莫高窟
张大千在广元千佛崖与友人合影
张大千在广元千佛崖与友人合影

  敦煌之行是张大千艺术生涯中的重要转折,此行路途艰辛,耗资甚巨,1940年10月中旬,张大千自成都首赴敦煌,甫至广元,即因张善孖病故返回重庆。次年五月初,画家携夫人杨宛君、次子张心智再赴敦煌,一行人先从成都飞至兰州,数次辗转,五月下旬抵达安西,访问榆林窟,之后到达敦煌,正式开始了在莫高窟的考察工作。

Lot 208   张大千(1899-1983) 仿敦煌石室唐人画壁   立轴 设色纸本   辛巳(1941年)作 
 Lot 208   张大千(1899-1983) 仿敦煌石室唐人画壁   立轴 设色纸本   辛巳(1941年)作

  题识:仿敦煌石室唐人画壁。石室供养人像后多画车马仆御之属,足以见当时风俗。辛巳六月既望,蜀郡张大千爰。

  钤印:张爰、大千居士

  尺寸: 70×30 cm。 约1.9平尺

  《仿敦煌石室唐人画壁》题“辛巳六月既望”,为到达敦煌后不久所绘。是幅仿唐代佛像供养人之仆从御马,用极细游丝描,刻画细腻精微。人物戴幞头,着圆领窄袖袍衫,腰束衣带,面相丰润,为典型唐人面貌。

  是作除仆从左手所执提胸以朱砂描绘外,其余均用淡墨或浅绛设色,最大限度地保留了线条的质感。虽为大千甫至敦煌不久所绘,但线条的表现已得敦煌壁画之精炼生动,遒劲爽利。

  经过敦煌壁画的数年浸淫,张大千功力大进,之后的十余年,正值他精力旺盛时期,精品迭出。编号218《献寿图》即为一例。

Lot 218   张大千(1899-1983) 献寿图   立轴 水墨纸本   甲申(1944年)作
Lot 218   张大千(1899-1983) 献寿图   立轴 水墨纸本   甲申(1944年)作

  题签:(张目寒题)□□,大千居士造,目寒题。

  本幅: 蓬莱弱水三千里,王母蟠桃一万年。凤鸟自歌鸾自舞, 直教衔到寿尊前。唐子畏有此,藏吾友谢慈舟家。甲申 十月既望为人作擘窠书,砚有余沈,乘兴拟之,大千居 士爰。 钤印:张爰私印、三千大千

  尺寸: 144.8×62.5 cm。 约8.2平尺

  展览:“侨岷华园藏画展”,(台北)鸿禧美术馆,1994年2月至8月

  出版:《侨岷华园藏画》第26至27页,(台北)鸿禧艺术文教基金会,1994年1月

  纪录:(香港)协联古玩拍卖,1988年9月5日,编号84

  《献寿图》作于1944年底,自承仿自唐寅,题识亦录唐寅原诗,唐画的收藏者谢慈舟,是兰州甘肃中医学院院长,在西北地区颇有社会影响力。张大千在敦煌期间,曾数赴兰州。1943年6月,张氏一行结束临摹工作,再次转道兰州,是次住了三个多月,交朋会友,游览名胜,并举办“临抚敦煌壁画展”,直到十月初方归蜀中。张大千应是在此期间结识谢慈舟,并得以观摩其藏品。

敦煌之行中张大千与甘肃士绅合影
敦煌之行中张大千与甘肃士绅合影

  张大千在1930年代中期即取法明人,尤其倾心唐寅。是幅以较写意的白描法画成,用笔爽利,气息雅逸,深得唐寅白描人物三昧,线条粗细组合、刚柔相济,通过轻重缓急、浓淡干湿的变化,传达出人物的立体感和服饰的质感。画中也清晰地显现出敦煌之行的影响:仕女眉眼俊爽,腮颚圆润,一改其早期作品中的柔媚纤弱,S形的便娟身姿与敦煌菩萨似无二致,特别是袖口露出的玉手,线条细劲,饱满而富有弹性,所谓“画人难画手”,这正是张大千精心研习敦煌壁画的成绩。

  张大千一生奔波游历,人情练达,高士图作为其最富特色的人物题材,贯穿整个创作历程,画中孤身一人的高士,或徜徉秋林间,或垂钓野江中,或吟咏松荫下,意境深邃,或许正是其遗世独立心境的自况。

Lot 215   张大千(1899-1983) 李白行吟   立轴 设色纸本   壬申(1932年)作
Lot 215   张大千(1899-1983) 李白行吟   立轴 设色纸本   壬申(1932年)作

  题识:梁楷有《李白行吟图》,今藏日本内府,予亦作此,于幽秀之中自具劲挺之气,绝似吾家大风,惜无周栎园题而赞赏之也。壬申春日,蜀人张爰大风堂下。

  钤印:张爰、大千居士、大千豪发

  尺寸: 98.5×46.7 cm。 约4.1平尺

  纪录:北京诚轩,2010年11月21日,编号115

  他自述“最早学习的是人物”,未至敦煌以前就已创立出自家面貌。大千最初的人物画学任伯年等海派画家,在1920年代晚期,他开始有意识地远离海派过于程式化的风格,转向对华嵒、张风人物画的学习,至1930年代中期,再参以唐寅、吴伟等人物画风,在此过程中,梁楷作为简笔人物画的鼻祖,自然是大千学习的对象。

梁楷《李白行吟图》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
梁楷《李白行吟图》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

  此幅中李白形象便直接借自梁楷《李白行吟图》,而以花青与墨染画出几片芭蕉,简逸间又增添几分幽秀。

Lot 369   张大千(1899-1983) 子猷高逸   谢无量(1883-1964) 自作诗   成扇 设色绢本、水墨洒金绢 
 Lot 369   张大千(1899-1983) 子猷高逸   谢无量(1883-1964) 自作诗   成扇 设色绢本、水墨洒金绢

  正面:种竹茅斋头,春深护新笋。晨昏对此君,寒绿映衾枕。我思王子猷,高意有谁领。乙酉(1945年)七月,似伯尘仁兄法教,大千张爰。

  钤印:张季、大千

  背面:(文略)丙戌(1946年)新春书事之作,白尘兄吟正,无量。

  尺寸: 17.8×50.5 cm。 约0.81平尺

  是箑为张大千、谢无量为戏剧家陈白尘所作。《子猷高逸》绘王子猷赏竹,典出《世说新语·任诞》篇,“王子猷尝暂寄人空宅住,便令种竹。或问:‘暂住何烦尔?’王啸咏良久,直指竹曰:‘何可一日无此君?’”东晋名士的清雅风流,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1949年之后的海外客居生涯为张大千艺术生涯的另一次重大转折。1957年,张大千在八德园堆置假山时用力过度,导致眼底毛细血管破裂,其后虽有好转,但因受眼疾所囿,渐不耐细笔,画风转向大写意、粗笔山水,逐步演化出泼墨、泼彩一脉。成为张大千晚年最具代表的风格。

  《揽秀楼图》作于1971年,是年4月14日至26日,画家于香港大会堂举办“张大千书画展”,在港期间与诸多好友会晤,此作即写赠时居香港的老友张稚琴,系以花青、淡墨、赭色创作的泼墨山水画作,此风格自1960年前后初创之后,已经过十余年的发展而愈发成熟,为其晚年频繁使用的一种绘画手法。论者云:“(他晚年的大泼墨写意山水)克服了初创时墨色偏于浑浊和层次过于琐碎的缺陷,注意墨色块面主次轻重的呼应关系,整体感更强。而且与勾皴技法结合得更加和谐,墨不掩笔,笔不碍墨,把抽象造意和具象构形统一起来,境界简洁清新。”

推荐阅读>>

热门阅读>>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