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心如铁陈老莲 _书画圈网—官方网站
您好,欢迎访问书画圈网站!
冷心如铁陈老莲
  • 来源:杏坛艺拍
  • 时间:2018-04-08

陈洪绶(1598——1652)字章侯,号老莲,又号老迟。浙江诸暨人,明亡后落发为僧。明末清初著名画家,花鸟、人物、山水兼工,尤善人物。他早年启蒙于蓝瑛,后与崔子忠齐名,世称“南陈北崔”。

品茶图

爱梅图

读陈老莲的画,不免让人想起两句诗:山静似太古,日长如小年。在他的画中,时间是静止的,那是一个让人感到陌生、隔阂的世界;又是一个静到极致,仿佛置身画中就可以触摸永恒的世界。陈老莲表现这种永恒之境的手段就在于对物象的选取上。在他的画中,我们时常可以见到顽石、芭蕉、松柏、灵芝和各种奇形异制的古物陈设。这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是顽石。古人认为金石永寿,它没有生命,不知冷暖,时间的大限对顽石来讲毫无意义。无论是历史兴衰还是往后的种种未知,只要顽石岿然立于斯处,那么它永远都是一个无声的见证者。

斗草图

高士图

身着古装的高士触手其上,倚偎其间,将顽石作为几案、床榻,似乎在与历史进行着对话。还有那些古物陈设,包括我们难以叫出名字的三代青铜器,它们锈迹斑驳;造型古朴的茶炉、水盂、花瓶,它们虽是日常用具,但多数并不属于陈老莲的时代,也不具有生活的温度,反倒像是昔人旧迹;灵芝与松柏在这里并非祥瑞,而是传递出一种时间的印记,岁月的凝合。这一系列事物组合在一起构成一幅历史画卷,表达了对“古”的极致追求。

松荫高士图轴

尊者

陈老莲的高古寂历,历来论画者无不称道。朱谋垔《画史会要》云其“有秦汉风味,世所罕及。”;秦祖永《桐阴论画》说他:“深得古法,渊雅静穆,浑然有太古之风。”说陈老莲的画古,是从时代气息、风格取向上着眼,他和同时代的画家不同,从他的画中找不到时代的影子,有的只是历史的记忆,岁月的风尘,或许我们可以称之为以绘画语言所进行的历史叙事。若超越有形的绘画,从作者主体心性的层面去分析,我们再也找不到比“冷心如铁”更好的形容语来描述他的画和这个人。这是出自周亮工的断语,他说陈老莲的画“冷心如铁,秀色如波”。“秀色如波”大约是说陈老莲所画的仕女,柔丽婀娜,腰肢纤软,曼妙的像春雨柔波。即便是这样,他的大多数绘画还是冷的,没有温度,拒人千里,仿佛于深山名刹独对古佛,心生敬畏。

夔龙补衮图

他画仕女、画罗汉、也画古贤,但他笔下的人物都有一种夸张变形的姿态。不合比例的身形、怪诞麻木的表情,这在文人画中是少有的。我们看有的人物头大身小,有的矮小如侏儒,有的棱角层出面目支离,这样的人物或许只在《庄子》的世界中才会出现。陈老莲将他们塑造成了一尊尊静止的雕塑,传统绘画美学中的“气韵生动”在他这里无从寻觅,他正走向“气韵生动”的对立面。颇具哲学意味的是,无论是西来的佛教,还是中国本土的道教,无不崇尚静,品读陈老莲的画正是要站在宗教哲学的高度。那么?为什么会有这样冰冷怪诞的形象存在?画家想告诉我们什么?也许陈老莲生怕我们走入画中,因此他总在强调一种非真实感,一再告诉读者这些人、物并不存于当下的时代,那只是历史长河中的砂砾罢了。他要避免观众联想,避免意会,避免在这个时代找到投影,他所想做的,仅仅只是追忆和讲述罢了。就如同他在《黄流巨津》中所描绘的那样,除了两处河岸和少数水草之外满幅尽是滔天的浊浪,少有人知它们从何处而来?又将流向何处?一如这历史长河之上升腾起的浩渺云烟......

无法可说图

黄流巨津图

推荐阅读>>

热门阅读>>
友情链接